1. 主页 > 科技 >

一场暗流涌动的大戏:万亿宁德时代还是斗不过“锂王”?

坐拥万亿市值,在锂电池上技术领先,在二级市场又风光无限,宁德时代的日子从未如此滋润。

然而这位新晋的“宁王”一直有一个心结:

它想要摆脱上游锂矿原材料对自己的限制。

与2020年12月相比,作为电动汽车电池生产核心的正极材料钴酸锂价格上涨了一倍多,电解液价格上涨超过150%。为此,比亚迪计划从11月1日起将电池价格上调至少20%。

受原材料价格影响,宁德时代今年上半年毛利率也有所下滑。

不仅如此,除了动力电池生产商的利润会受到影响,对于正在牟足劲下沉到更低价格区间的下游新能源汽车企业来说,无疑更是一种打击。

为此宁德时代的董事长曾毓群没少对外放狠话,今年五月时,国内碳酸锂价格每吨相比前一月上涨500元,曾毓群就怒斥到:

“如果谁在我们这儿拼命乱涨价,我们会把他们排除在外!”

除了动口,随着自己市值飙升,宁德时代也开始寻找“动手”的机会。

终于,“宁王”在今年9月抓住了一次机会,让它一度看上去无比接近实现这个梦想:

今年9月底,来自加拿大的千禧锂业发出一则惊动市场的公告:他们决定拒绝之前已经谈妥的收购,转而卖身宁德时代。因为宁德时代比之前的竞标者加价千万美元,收购价达到近3亿美元。

千禧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它在阿根廷拥有两处世界级锂盐湖项目,拥有约412万吨的碳酸锂当量。得到千禧,将在未来40年每年获得2.4万吨电池级碳酸锂。

而这家被宁德时代截胡的公司,也是一家中国公司,它就是赣锋锂业

赣锋锂业是国内较大的锂电池原材料供应商,有“锂王”的称号。它在今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达到24.73亿元,同比增加了近6倍。在二级市场,赣锋锂业近一年的股价也是不停上涨,市值增加约1500亿元。特斯拉,LG化学,德国宝马都是他的客户,当然,也包括宁德时代。

今年7月,赣锋锂业最早以每股3.60加元,交易金额不超过3.53亿加元的对价向千禧发出收购要约。但两个月后就被宁德时代闪电战式的抢走。而宁德时代还替千禧向赣锋锂业支付了1000万美元的违约金。

一切对宁德时代来说,显得如此轻松。

一个深耕行业多年的龙头就这样被“后来者”宁德时代轻松压制,这曾被视为“宁王”在产业链话语权的象征,从上市之初一个五百亿市值的公司,到今天举足轻重的行业老大,宁王风光一时无两。

事实上,今年宁德时代为了买矿已经花了不少钱:9月,宁德时代出资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亿元)入股位于非洲刚果(金)的锂矿项目Manono——世界上最大的锂资源项目之一,同时还投资了两个加拿大锂矿项目。最近,宁德时代占股的合资公司又以620万澳元投资澳洲环球锂业。

在国内,今年宁德时代还在江西宜春投资建设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宜春)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135亿元。

2020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35.39GWh,占全球份额26%。据测算,100万台电动车如果按照60GWh电池计算,碳酸锂的用量预计在3万吨左右。

也就是说,宁德时代去年一年的碳酸锂用量就达到近1.8万吨。而这个数字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还在进一步增长。收购千禧成功的话,基本可以覆盖宁德时代去年一年的碳酸锂用量。

然而,锂矿世界里的事情,没有宁德时代想的那么简单。

赣锋锂业第一时间迅速承认了收购失败,这家公司当时表示,匹配该价格(宁德时代的2.97亿美元)开了中国企业在锂资源公开市场竞相加价的先河,不利于行业良性发展。

但它的直接退出并不意味着这场收购的尘埃落定。

锂矿产业是一个全球产业链各方合作和斗争了多年的行业,水很深,而且水下的海草也早已盘根错节形成了自己的利益链条。

“宁王圆梦”的故事在10月前看起来一切顺利,但11月1日,一切都变了。

当天,千禧锂业再次发布公告,另一家新加入的竞标者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已经向该公司发出无条件要约,计划要约收购千禧锂业的所有已发行股份,而且报价更高:

它的报价达到了4亿美元,比宁德时代的2.97亿美元又加了一个亿。

千禧锂业就这么放了“宁王”的鸽子。

而人们也马上发现,这个敢开翻倍价格抢夺宁德时代心上人的美洲锂业,背后的大股东之一,正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赣锋锂业。

与宁德时代这个外来者相比,赣锋锂业在这场大戏里与各方关系更加错综复杂,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月,赣锋锂业就通过子公司对美洲锂业进行了近5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同时,美洲锂业最主要的几个锂矿,也是赣锋一起参与开发,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矿产,甚至是赣锋锂业占了开发公司的多数股份。

当然,消息引发讨论后,赣锋锂业也立刻对外表示,自己并未参与到美洲锂业董事会就此次收购的相关讨论与表决。

这种表述也很有趣——没有参加讨论与表决,不仅意味着没有“同意”,也意味着没有“拒绝”。

这一通操作过后,外界开始把新的收购视为赣锋锂业的复仇。而且这一切都显得有备而来——这是一套组合拳。

就在千禧锂业突然拒绝了宁德时代的同时,赣锋锂业还发布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公告:

11月1日晚间,赣锋锂业发布签订日常经营重大合同公告,公司与特斯拉签订了为期三年的产品供应合同,在2022年至2024年,将向特斯拉供应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

这其实是赣锋锂业和特斯拉的“续约”,此前2018年到2020年期间,赣锋锂业就是特斯拉的供应商,当时的签约就规定,双方可以续约3年。赣锋锂业在这个时间点对外公布了这个消息,哪怕换来的是特斯拉第一时间回应称“此消息无法确认”的尴尬。

众所周知,虽然今天宁德时代是特斯拉的重要电池供应商,但特斯拉是一家从公司刚开始投资建厂就投入建设了一个超级电池工厂的公司,电池技术也是它最核心的技术投入方向,在锂电池领域,它和宁德时代长期来看是一个必然的竞争关系,而这种竞争也肯定会延续到对上游的原材料的争夺和把控上。锂资源的盘子就那么大,抢起来可不好说上游给谁不给谁。

这么一通跌宕起伏的大戏之后,故事却还没结束。

宁德时代还有十个工作日的匹配期,有权提议修改协议条款,提出更高的报价,夺回千禧。

难题又交还给了曾毓群。

9月那次的收购败北后,在规定的最终报价日到来时,赣锋锂业发布公告承认自己丢失了这次机会。而几天后的11月15日,在这个位置上的又变成了宁德时代,它会继续加价还是也承认自己这次收购的失败呢。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https://www.qqwenwen.com/keji/53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932929155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